邂逅野臘菜

瀏覽:0次 | 發布時間:2021-02-28 

行車至僻靜處,導航結束,但目標未果。瞧見一位騎電動車的小青年反向向我們騎來,于是搖下車窗欲詢。打聽得所行之地就在前面右拐,于是繼續前行,又遇兩位騎自行車的少年,繼續問,其中一位少年說,我們所行目標不開門。

哎,又是一個不開門!其實,早應該預見的,因為這是疫情期間。

既然出來了,何不下車走走?這滿野的田地,這安靜的下午,下車走走原是出行本意的。下得車來,信步反行,舉目遠望之處,田地里稀稀拉拉生長著的農作物好像是油菜,它們一副灰頭土臉的模樣,似乎在等待春雨的澆灌,又好像在等適宜的生長氣溫……踱步來到一處溝坎旁,忽然發現一種熟悉的野菜,它們明顯不同于油菜的模樣,狹長的葉,簇生,哦,那是我情有獨鐘的野臘菜。

野臘菜!這兒居然有踏破鐵鞋無覓處的野臘菜!我興奮著轉身朝車旁張望著的先生喊:有鏟子沒?有鏟野臘菜的工具沒?先生答:后備箱好像有把水果刀。于是我喊:趕緊給我拿水果刀,這兒有野臘菜哎。

先生送來水果刀與塑料袋,我如魚得水,蹲在地上割起野臘菜來。刀下菜起,一棵又一棵,一處又一處,先生跟在后面拾,先生一邊拾一邊向我傳達看見的信息,又有一輛車來了又去了,估計和我們一樣來玩的。我忙得顧不上抬頭,一邊揮刀猛割野臘菜,一邊朝著地面說:哈哈,他們肯定認為咱倆是農夫。說罷又自言自語:穿靴子拿水果刀的農夫!

從溝坎移步到枯桿玉米地,又從枯桿玉米地移步到一處開闊的荒野地,野臘菜洋洋灑灑地生長著,不拘一格。

天哪!這里是野臘菜的自然基地。我一邊在心里由衷地贊嘆著,一邊目光搜尋著它們的身影。肉多嫌肥!只揀大棵的野臘菜割。

這里的野臘菜各有各的姿態,有匍匐地面生長的,百度百科上所謂的塌棵菜。這種形狀的野臘菜大多裸露地面生長,有的葉子邊緣有暗紅的日照色,煞是好看,我戲稱它為野臘菜的高原紅。

喜歡匍匐生長、裸露自然的野臘菜,它們的模樣與顏色野性十足,葉上網狀的脈絡密集,細看似工筆。它們的葉貼著地面呈三百六十度散開,美如對稱白描,細膩如線描,它們排列整齊,真是自然造物啊。

溝坎上的野臘菜,簇生居多,它們借助枯草的掩護,葉比匍匐地面生長的野臘菜日照時間較短,因此葉要柔嫩些。

背陰生長的野臘菜,尤其背陰在枯草從中生長的野臘菜,由于環境的養尊處優,葉格外長,莖桿尤其嫩,用手輕輕一擰葉,用指輕輕一掐桿,那個脆生生、水靈靈的勁兒,哪里像是野生的?

胖的葉,瘦的葉,長的葉,短的葉,糙的葉,嫩的葉,這些野臘菜,它們經過我手的撫摸,刀的凌厲,被我從土地上收割。從原野到城市,經過采、摘、曬、洗、再曬、用鹽揉搓、碼壇、浸泡、封壇,再經過若干時間與溫度的馴化之后,它們會華麗轉身成金黃燦爛、酸味可口的泡菜,成為舌尖上的美食。

吃不完的野臘菜可以曬成梅干菜保存,這是野臘菜的第二次華麗轉身。邂逅野臘菜的驚喜,采野臘菜的投入,黑皮靴變成灰皮靴的尷尬,汗濕后背的出力,蹬地采摘的結果是,腿酸了幾天,走路也直了幾天,但那份竊喜與收獲,在野臘菜的辛辣香味中盤旋不息。倪代媛

10一13周岁毛片在线,征服同学人妇系列陈露露3,欧美大片在线观看完整版,亚洲中文字幕无码一区二区三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