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天隨筆

瀏覽:0次 | 發布時間:2021-03-29 

春天的風,料峭著,料峭著,慢慢溫和起來。春天的雨,沙沙著,沙沙著,越來越纏綿。春天的落日,猶豫著,猶豫著,不肯離開白天。

立春之后,雨水之后,驚蟄之后,春天越來越有模樣了,春天也越來越胖。一陣風,一場雨,又一陣風,又一場雨,大地悄悄變綠了,樹也變綠了,各種小花相繼綻放,在河邊,在田野,在公園,在姑娘、小伙兒的眉梢上。

民以食為天,春天,當然也會降臨在餐桌,否則何有“咬春”之說?!怎么“咬”不重要,重要的是對民間習俗的傳承,是人們對生活的熱愛,對春天的歡迎。

萬物生長靠太陽,春天的太陽照在大地上,像媽媽的手撫摸孩子的臉龐。于是,春天的樣子在金燦燦蒲公英的花朵上,春天的樣子在蓬勃生長的青蒿上,春天的樣子在悄然冒出的柳芽上,春天的樣子在水中色一般的桃花上,春天的樣子在姑娘、小伙兒單薄的風衣上……

春天不但有樣子,春天還是有顏色的。在蒲公英的花朵上,春天的顏色是黃色的,在薺菜的花朵上,春天的顏色是白色的,在桃花上,春天的顏色是粉紅的,在牡丹花上,春天的顏色是姹紫嫣紅的……春天的顏色,數不盡,看不遍,忙壞了人們的眼。

春天不但有顏色,春天還是有味道的。在蒲公英上,它的味道是微苦的,在青蒿上,它的味道是濃郁的蒿香,在野豌豆頭上,它的味道是香甜的,在春芽上,在槐花上,在楮樹的毛毛蟲上,它都有各自不同的味道,這是春天的慷概與饋贈,統一來說,它們都是春天的味道。

春天的雪菜,是素食中的大味。在紅燒肉面前,在扣肉面前,在龍蝦球面前,在酸菜魚面前,雪菜不卑不亢,它是成就大菜的精靈,是葷素結合的左膀右臂,因此,它是春季美食令人不可抗拒的食材。

電視劇《海上孟府》里。當榔頭被人謀劃當棋子,從流放的荒島上救回來的時候,在他臨時占據的倉庫里,他端著一碗面說了一句臺詞,臺詞大意是:知道我吃的是什么么?雪菜蓋陽春面!我就好這口。

知音啊,在對待雪菜上,榔頭是我的知音。春不老,霜亦不老的雪菜,在餐桌上,能上也能下。它下可以在農家做小菜,上能在宴會做大菜。有它在的美食,味精、雞精呀的無需上陣,因為它天然的鮮與辛辣本身就是上乘的調料。

最令人欲罷不能的,雪菜紅燒肉!開胃又解饞,在餐桌上,它的出現,是老將出馬,一個頂仨的。

吃在春天,舌尖上的春天,足以滿足我們對春天的愛。春天,在美食家的眼里,它就是一道色、香、味俱全的大菜,時令,新鮮,慰藉我們的胃,更慰藉我們的眼。

古人云,林花謝了春紅,太匆匆,但今人周華健在歌中深情地唱,春去春會來,花謝花會再開,只要你愿意,只要你愿意……是的,只要你愿意,走!出門踏青去;只要你愿意,走,賞花去,只要你愿意,你也可以像春天一樣,發自己的芽,開自己的花,永葆青春之下,心懷長青。倪代媛

10一13周岁毛片在线,征服同学人妇系列陈露露3,欧美大片在线观看完整版,亚洲中文字幕无码一区二区三区